您当前的位置:崇贤灵成网>财经>政府引导基金“动刀”子基金“国家队”撬动社会资本遇阻

政府引导基金“动刀”子基金“国家队”撬动社会资本遇阻

2019-12-03 08:24:11
本通知公布了深圳市政府清理子基金、缩小子基金规模的投资引导基金名单。这也是政府引导基金首次集体公布清理子基金或缩减参与五郎丸柊子基金的规模。首次清理宣传上述通知显示,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清算减持涉及37

这37家子基金和经理人拥有众多知名风险投资家,并收回了100多亿元的承诺捐款。

深圳风险投资公司9月12日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的通知在该行业引起了轩然大波。本通知公布了深圳市政府清理子基金、缩小子基金规模的投资引导基金名单。这也是政府引导基金首次集体公布清理子基金或缩减参与五郎丸柊子基金的规模。

目前正在清理和缩减次级基金的政府主导基金并不是唯一一个。中国南方一位当地政府主导的基金知情人士表示,在一年的承诺期后,他的政府主导基金也在清理。

9月18日,管理深圳政府引导基金的深圳风险投资公司(Shenzhen Venture Capital)表示,清理是为了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出资和投资进度,同时也是为了收回深圳引导基金无效认购的出资,有效提高深圳引导基金的使用效率。

一位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由于新资本管制条例等更严格法规的影响,政府切断了引导该基金的重要资金来源,限制了利用银行资金的结构化方式,筹集资金的困难将继续阻碍政府引导该基金的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数万亿政府主导的基金如何能够更有效地利用社会资本,已经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

首次清理宣传

上述通知显示,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清算减持涉及37个子基金,知名风险投资机构运营的许多基金赫然上市,如厚朴科技股权投资、基石资产、同创金秀等。具体而言,已清算的25个子基金总规模为646亿元,政府已引导基金收回约140亿元的承诺捐款。此外,12个次级基金的规模已经缩小。至于承诺出资额,深层次风险投资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

在已清理的子基金名单中,有200亿只基金,即深圳后浦高科技产业基金和深圳高特佳瑞鹏投资合伙公司。深圳市政府已引导该基金收回这两项产品承诺的50亿元资金。

清理子基金是深圳引导基金的日常工作,但这是第一次中央公开这一情况。深圳风险投资公司9月18日宣布,此次清算的子基金包括两种情况。一是该次级基金的社会资助者尚未筹集,该基金也未在时限内设立。二是由于子基金管理团队、投资策略或政策法规发生重大变化,子基金自愿放弃设立或申请深圳指导基金,如盈富基金新兴产业风险投资指导基金(TraHK)等。

对于减持后的基金,子基金的签约规模小于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投资决策规模,深圳市引导基金在子基金中的认缴出资相应减少。目前,该次级基金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筹资进展。“一方面,这次清理是为了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贡献和投资进度。另一方面,是收回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无效认缴出资,有效提高深圳市引导基金的使用效率。”深度风险投资揭示。

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公司总经理、深圳风险投资公司副总裁姜育才表示,深圳风险投资公司也在2018年清理了其子基金。当时,它已经与每一个相关的基金经理进行了沟通,但当时没有公布。由于当时社会筹资相对容易,清理的次级资金相对较少。

“这不是唯一一批被处理的资金。虽然它们以前没有被公开,但它们已经被公开,以后也不会被切断。明年,我们将按照规定再次清理和减少不合格资金的规模。”蒋玉才说道。

与此同时,他表示,这只是一只需要清理或缩减规模的基金,这并不意味着拒绝相关基金管理团队的参与,也不会影响优秀的基金经理今后申请政府引导的基金捐款。他说:「这些机构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以前是可以通过政府拨款的审批的。以后,如果他们还想申请政府引导的资金,他们可以回到程序上来,我们将按照规定进行审批。”

“动刀”后面

次级基金清算或规模缩减的背后,集中体现了政府在引导基金运作方面所面临的问题。也就是说,在资本冬天的背景下,政府越来越难以引导基金利用社会资本参与进来。“这主要是因为大多数政府主导的基金依赖于社会资本,占财政资金的不到50%,而政府资金是最后进入的。在市场资金紧张的环境下,政府主导的基金很难到位。”一位华南地方政府引导基金知情人士表示。

因此,政府主导基金的总体增长率也开始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政府主导基金的目标规模比2017年下降了42.54%。今年的市场形势更加不乐观。新成立基金的数量和目标规模均大幅下降,并回落至2014年的水平。

深圳风险投资公司披露,在风险投资机构向深圳风险投资公司申请政府引导基金后,截至去年底,20%以上的子基金无法成立。虽然江育才表示,数据至今没有明显改善,但当前社会融资难的状况已经成为社会共识,许多知名机构的个人产品也出现了融资难的问题。

但是如果时间回到两年前,那将是另一个故事。

2017年,中国风险资本市场整体保持良好发展态势,投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比2016年增长0.5%,创历史新高。今年,中国股票投资市场投资总额达到1.2万亿元,同比增长62.6%。从lp的结构来看,机构投资者的比例在增加,政府主导型基金发展迅速,其规模也在今年达到顶峰。

一家参与清算一家大型子基金的私募股权机构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其清算基金成立于2017年下半年。当时,为像他们这样的知名机构筹集资金基本上没有太多问题,大家对这个基金的前景都很乐观,所以他们积极向深圳政府申请引导基金捐款。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风险投资行业在短期内陷入了融资困难的漩涡。即使是知名机构也可能无法全额筹集资金。根据青科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新筹集的资金为1190笔,同比下降47.2%。共筹集资金5729.56亿元,同比下降19.4%。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组织也不可避免地幸运。“这个基金规模很大,当整个行业不景气时,筹集资金就更加困难了。即使一些组织对这种产品感兴趣,他们也会比以前更加谨慎,希望看到其他投资者先下手为强。"

由中科投资促进公司管理的深圳中科梅沙创意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已列入待清理名单。该机构副总裁张本告诉记者,由政府主导的基金清算的基金也是在2017年成立的。它最初是由一家国有银行分配的,但直到现在还没有获得资金,这导致了该基金的取消。“虽然在目前的环境下筹集资金太难,但基金管理团队应尽力争取上述基金的持续运作。”

另一名参与缩减基金规模的私募股权机构负责人坦言,由于考虑到公司未来的上市和退出计划,公司已经放弃了部分外资lp,因此基金规模缩减,政府引导基金承诺的投资额也相应减少。他还指出,这一宣布暂时对基金本身没有影响。

据上述华南地方政府指导基金内部人士透露,其政府指导基金也在一年承诺期后逐步清理基金。然而,由于政府引导基金规模有限,清理规模远小于深圳。

出去的路在哪里

自2002年中国首只政府主导型基金“中关村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成立以来,中国政府主导型基金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缓慢的初始探索阶段。2008年,政府引导基金逐步深入实际操作指导,并开始快速增长。特别是在2015年和2016年,我国“大众创业和大众创新”的发展更加迅速。这两年,分别设立了400个和556个新的政府引导基金,远远超过2015年前的总市值,目标规模超过万亿元。

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开始关注政府引导基金的快速增长。为了提高效率,许多地方也选择将资金委托给市场化的投资机构。随着国家财政支出模式的转变和风险投资/私募股权行业的快速发展,政府主导型基金已经成为人民币基金lp(有限合伙人)的支柱。

然而,在快速发展之后,一些政府主导型基金也越来越担心,比如政府主导型基金的目标规模与已到位的基金数量之间的差距。此外,基金成立后,由于投资监管难以满足政府要求、优质投资目标稀缺、市场退出不畅等因素,政府逐渐导致基金闲置。

上述华南地方政府主导型基金内部人士坦言:“受资本管制新规出台等日益严格的监管因素影响,政府主导型基金的重要资金来源此前已被切断,杠杆银行资金的结构化方式受到限制,融资难将继续阻碍政府主导型基金的发展。”

有没有办法解决政府引导基金“睡觉”的问题?上述私募股权机构负责人表示,这一次深圳政府首次引导基金集中清理和缩减参与子基金规模,收回部分承诺出资。这将进一步引导投资机构推动社会资本进入创新创业、新兴产业发展等领域,缓解风险投资行业融资难、资金短缺的现状,进一步推动政府引导基金自身发展,否则将是一大助力。“深度风险投资公司根据政策撤回了部分资金,最终由政府引导资金得到更有效的使用。然而,过去两年,随着全球各国政府开始意识到监管和引导基金运营、提高此类政策性基金资金实际使用效率的必要性,深圳的举措很可能会被其他地区效仿。”一位深圳股票投资者表示。

姜育才认为,政府引导基金利用市场机制来决定资源配置,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是政府引导基金应坚持的基本原则。引导和扩大社会资本,共同参与风险投资基金,支持新兴产业发展。“社会集资不到位,政府引导基金的引导效果不到位,批准的投资额度毫无意义。我们必须解决它。不过,经处理后收回的资金最终必须更有效地投资于更有用的地方,以便更好地发挥政府在引导资金方面的作用。”江育才直言不讳地说道。

至于如何更有效地利用政府引导型基金,上述私募股权机构负责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即政府引导型基金不应局限于社会保障、银行和基金等传统机构,而是可以延伸到保险、大学养老基金、家庭财富基金、高净值个人和市场化母公司基金等多个实体,甚至海外资本。同时,可以提高融资结构水平,利用股票债券的各种组合,在多个层面上利用社会资本,并通过提供支持服务吸引企业登陆。它还可以引导基金从产业链出发,促进产业融合,激活上下游产业的联动。

“适当的容错也是必要的。毕竟,关注长期利益比关注短期损失更重要。每个领域的投资都有一定的风险。如果每个项目都按照国有资产进行独立监管,许多负责任的经理将被“错杀”。因此,地方政府和市场组织仍应积极做更多工作,以找到市场平衡。”他补充道。

中华彩票网 时时彩信誉平台 江西快三

上一篇:微视频|请检阅
下一篇:圆梦啦!“光头刘Sir”如愿登上长城
新闻
返回顶部